【老图老文堆放处,不会再更新,更新全在主号-沉沂】
是以前的博客的日志导入,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点赞和推荐了,真的想要标明欣赏的话请留言,我会很开心的。

AKVP乱打,be?te?

“你愿意放弃一切么?”

苍白的烛火下,是vp越来越白的脸色,越来越痛苦的神情。她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对面再次自说自话地接了下去:

“你也是很明白我和你最开始契约的原因吧,vp。在这方面你并不愚蠢,相反很聪明。一开始你就有所察觉了吧……”

“我和你的契约,是相互需要。你对我来说,是特定席上的例外。”

“你没有猜错呢,特定的服装,被限制教导的魔法。总是会出现在身边的陪伴,恰到好处的救助。只要你呼喊,你需要,你念出我的名字,那么我就会来到你的身边,不顾任何危险,赴汤蹈火。”

“这一切都是事先预定好了留给特定的位置的。”

少年模样的魔神站在烛火照不到的黑暗处,背对着vp。

“你是我选中的新娘,如果你要我的陪伴继续下去的话,你就必须把你自己赔给我。”

魔神走近她,从背后搂住了她,闭着眼睛靠在她的肩膀上。他的嘴角带着笑,弧度一如最开始见面的时候,看着极为阳光和干净。如果他不睁开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再无视掉那双无视尖尖的耳朵,看上去简直像个没有任何危害的人类少年。

“vp,凡事都有代价的哦?”

他总是喜欢在她耳边低语。

vp没有动作,只是久久地盯着地面上已经看不清花纹的地毯,仍由安古勒从背后搂着她。她确实已经习惯了,习惯了他轻佻的举止,习惯了他忽然的靠近,习惯了每次危险时都忍不住询问,习惯了每次到最后都喊出他的名字。

她开始也是抗拒的,但是当第一次尝试后,发现对方的肩膀是可靠以后,就会忍不住依赖第二次。发现对方并不会因此而排斥以后,依赖会加深。她总是忍不住对安古勒发脾气,除了对方有时候的确是过分了一点以外,也是因为相信。

相信无论自己怎么样,他都不会离自己而去的。

离开安古勒她的确会有损失,但其实从某种方面益处更大,她其实是很清楚的。

但是在一个人走过漆黑无月的小道时,走过芳草幽生的湖畔时,走过皑皑白雪的山峦时,她还是忍不住会叫他出来。

没有太多的思考,已经把对方的陪伴当成理所当然。她并不是不明白,只是暂时的因为可耻的害怕而逃离了。她下意识地拒绝了去想更多。

但是现在这一切最后还是迎来结局了。

“我不愿意。”

她听到自己这么说,她不字刚刚吐出,就感到了拥抱着自己的手臂紧了一紧,但是她还是坚持着说完了,并且字字清晰,毫不拖泥带水。

“……是么。”

背后的魔神似乎笑了一下,随即就放开了她,走开了几步。vp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很想看到他的表情,现在她如愿以偿了,但是心里却是瞬间更加地空了。

安古勒在笑。

但是这个笑容和她想的,以往看到的都不同。此刻背对着窗,沐浴在月光下的他笑的太透明了。看上去太过于干干净净,所以显得格外虚幻和脆弱。

没有了张扬放肆的眼神,也没了肆无忌惮毫不顾忌他人的动作,安古勒静静地站在窗边,回头看着她。他的眼神很安静,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个17、8岁的普通少年,略带着青涩和无措,和一点她都不懂的歉意,在那边对她笑着。

“既然如此,契约也没有必要持续下去了。vp,你自由了。从今以后无论你穿什么衣服,对着谁笑,又或者是要去哪里,都不用顾虑什么了。”

“……对不起。”

最后留下的,是一句她怎么也无法明白的道歉。

为什么呢,这句话并没有来得及喊出口,那只总是喜欢在她眼前晃悠来晃悠去的蝙蝠就已经不见了,同时心上一松,一直维系着两个人的线也一下子失去了踪影。

她再也感知不到安古勒了。













大概是上次和岩域说的be支的另一种,你看这种be多好不用死人……果然是te吧。

评论(3)
热度(1)

© pa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