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图老文堆放处,不会再更新,更新全在主号-沉沂】
是以前的博客的日志导入,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点赞和推荐了,真的想要标明欣赏的话请留言,我会很开心的。

【DCRG】蓝枫叶(一)

*冷CP雷误点

*校园设定,性格多有夸张化,而且因为少了一部分原作背景有些性格也会稍作改变

*师生恋注意

*慢热,DCRS死党发小设定

 

“RG老师!!RS那家伙又在恶作剧!!!”

RG轻轻的叹了口气,转身看向正气急败坏地冲着他的位置靠近的紫发女孩。这是这个月第几次了呢,那个算不上顽劣的男孩总是不会疲倦的恶作剧。

“不要太急躁了,他在哪里,我去说说他。不过下次不要再来找我了,直接不要理他就是了,他觉得无聊下次也许就不会恶作剧了。”

蓝发的青年微微倾下身子,让自己的海拔尽量和少女接近,争取减少一点压迫感。他这种无意识的温柔被女孩敏感地察觉到了,在抿了抿嘴转了下眼睛的功夫后,她一甩她的头发又直接跑出了教室。

“果然还是不用了!老师我自己去找他!!本小姐怎么可能输给这种傻瓜!”

“额……啊!小心!”

在目送着少女快速地走出办公室以后,RG听到了隔壁传来的轻轻的笑声,他回头,正对上了GA带着打趣的眼神。

“RG,你那个班,真的是状态百出,活力满满呢。”

“是啊……活力。”

“要我说,你当初就不应该和DL换班,你原来一班的学生可比二班听话多了。”

“……是的,但是虽然很累但是其实我还是很开心的。

“哦……?”

GA意外地眨了眨眼睛,她本来还打算说点什么的样子,但是在她开口之前响起的铃声让她把话吞了下去,挥了挥手离开了办公室。

“RG你开心就好,只是记得和二班那帮子小混蛋打招呼的时候记得多考虑考虑自己,不要总是想着他们。”

“我知道。”

 

夏天的雨水很凉,但是因为温度过高大家一般总是意识不到这点。大量的水蒸气堆积在一起,仿佛和氧气争夺着空间一般地不停膨胀着,DC坐在教室最边角的一个座位,一言不发。

“嘿,DC!”

然而在这个班里想要保持完全的安静其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特别是在RS在的时候。DC感受到背部被RS重重地拍了一下,一阵火辣辣的感觉背后烧起,这个家伙又没有控制住力道。暗暗地瞪了一眼RS以后他叹了叹气,选择无视了开始贴过来的少年继续张望着窗户外。

“DC~~不要不理我啊?!一直这样沉闷会很无趣的诶!?”

然而从你的眼神来看你就是又在预谋着什么,都同学加发小4年多了现在也只有爱莎还会看不清这个事实。DC瞥了RS一眼,勾了勾嘴角。

“我现在比你高一厘米。”

“啧!我早晚会超回去的我和你说你别得意地太早?!……你真的没事?”

在提到了身高以后迅速地跳脚的红发少年提起声音飚了一会高音,然后在手碰到DC的后背的瞬间却是仿佛掐掉了电源一般迅速地收了声响。

“……别用这种眼神啊,很难看。”

“我这不是关心你么……真是的还嫌弃我。切,真的撑不住来找我的肩膀哭啊,我的肩膀还是很宽阔的!”

【谢谢】

其实一直再明白不过,这个红发的发小表面上看起来大大咧咧,吊儿郎当,但是是一个心思很细腻的人……虽说在某些地方的确蠢了点。他的痛楚未必比他少,但是他却是轻巧地跳过了,继续用笑容选择走下去。和他对比也许自己才是真的软弱吧……

DC伸出手轻轻摸了摸桌面,然后趴了下来,把脸靠近桌面闭上了眼睛。

“嘭——嘭——嘭——”

无论怎么样,心脏依然在继续跳动不是么?

是啊,再怎么说,他并没有失去他的康贝瑞拉。

 

“好了,安静下来,上课了。”

RG走进教室,不出意料地看到了一片乱糟糟的景象,即使铃声已经响了很久,但是班里的那些小兔崽子明显就是一点都没有当一回事,该玩的玩该聊的聊,该闹的继续闹。

“咚咚咚!”

面无表情地用教科书锤击了三下讲台,RG开始尝试第二次整顿纪律。

“上、课、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成效,二班的不服管教和吵闹早就是和三班的奇怪一样在学校里出了名的,要是这么给老师面子他们也不可能被套上各种各样奇怪的外号。RG感到自己的太阳穴在不可避免地发胀,怎么揉都无法让它停下发痛的鼓动。

“都给我闭嘴!!再吵的人男生给我女装出去站操场女生集体剪短发!”

一瞬间的安静。

RG喘了喘气,继续揉了揉太阳穴的位置,皱紧了眉头继续敲打讲台:

“给我各自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给我认真做好不要睡觉也不要吃东西,不要给我趴着!好好坐好!”

RG的目光扫过整个教室,他满意地看到那群不服管教的学生一个个或是嘟着嘴巴又或是一脸不以为然地坐回了位置,虽说算不上个个端端正正但是好歹也算是给了他面子。他是知道的,这个班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坏孩子,不如说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很少有真的坏透了的,更多的是充满了迷茫和叛逆的,想要证明自己和别人不同。

他嘴角的弧度开始恢复,正打算收回目光的时候却是扫到了窗边有个金发的身影突兀地趴在那里,在一片直挺挺的竖立着的树林中这棵歪了脖子的树实在是太过于显眼了,显眼到他心头又有点冒火。

“DC?”

他记得这个男孩是叫这名字,印象里似乎是一个虽然有点冷漠但是非常礼貌,并不会惹事的学生。这次是怎么回事?终于结束了懂事期步入了叛逆期了么。

RG皱了皱眉,慢慢踱步到DC的桌前,他特意放重了脚步,黑色的皮鞋和大理石的地板接触摩擦发出清透而短促的声音。

【他总该醒了吧?这都没醒是真的打算和我对着干么?】

他伸出手拍了一下男孩的后背,然而躺着的男生依然没有什么明显的回应。RG有点意外,他蹲了下来开始在DC耳边尝试呼喊:

“DC?你是睡着了么?”

近距离地观察到的时候他才忽然发现这个男生长得真的是非常好看,眉目清朗五官端正,身上还隐隐有着一股子说不清的气质。但是这些若有若无的气场全被他此刻脸上的表情给割破了,他的眉毛实在是皱的太紧,紧到了RG怀疑它也许都快打结。他的嘴唇又咬的太死,也许多一分力道有什么东西就会被咬破流出吧。RG下意识伸出了手,揉了揉DC的眉,看着少年放松了一点的表情舒了一口气才发觉到自己做了什么,然而还没等到他反应过来,一个明朗的声音就惊呼着靠近了过来,然后红色的身影扑到了他的前面。

【咋咋呼呼的,这是什么……仓鼠么?】

“老师!?!我带DC去医务室了!!”

“啊?嗯……”

脑内慢了半拍,再次接上线后有点茫然,RG看了看班上小声地讨论着的人群,微微叹了口气:

“这节课改自习,DC同学被RS同学送去医务室了,担心的人等到下课再去看望,我也先去医务室了,你们记得安静一点,不要惹来教务处的人。”

“好……”

稀稀拉拉的应和声。

RG收拾了一下带来的讲义和课本,慢慢的向着医务室的方向走了过去。刚才RS走的太快,他都来不及问他他到底去了东西哪个医务室,现在只能一个个找过去了。另外还需要给这两个人开个假条,否则之后会有点不好交代。

东边?西边?东边吧?

凭着直觉,蓝发的青年选了靠着学校外侧的医务室,然后加快了脚步。

 

 

RG不是很喜欢枫叶,特别是红色的。

但是只是单纯地任性地不喜欢而已,并没有什么太过于特别的理由。但是要说完全理由,也不全是。他看到这种红色的叶子下意识地就会觉得讨厌是因为一个从小到大一直在做的梦。梦里的他满手是血,缩在角落里,被黑暗抓住,不停地下坠。他无数次地喊叫,挣扎,尝试对着上空的光伸出手,却始终没有成功。

是非常糟糕的梦,RG一度以为自己会一直这么下坠下去,甚至都开始习惯。但是在一个晚上,他的手却忽然被抓住了。握住他的手是一双非常温暖而宽大的手,骨架似乎比他大上一半,手上全是茧子。和之前忽然出现的恐慌一样,他在被握住的瞬间就安定了下来。

这是幸福的感觉么?他这么想着,抬头打算看清那双手,却是在那个瞬间感受到了那双手在瞬间失去了力气。那双手松开了,然后开始龟裂,像是红色的雪花一般,燃烧的枫叶一样,轻飘飘地从他手中飞走了。

明明只是梦而已,但是却还是忍不住憎恨上枫叶了。无理取闹,他也知道,但是人的感情本来就是这么奇怪而没有理由的么。

 

 

RG到达了医务室,迎面是今天坐岗的女医生有点慌乱的眼神。

“打扰了?请问刚才有三年二班的学生过来么?”

女医生停了下来,撩了撩头发,似乎是想要对他挤出一个好看一点的笑。

“是的,现在在B房,那个金发的学生在4床,红发的嚷着什么回去取药走了。RG老师这是你的学生么?可是我记得你是一班……?”

RG点了点头,绕过了女医生走向B房,同时给了句简短的解释。

“我和DL老师换班了,顺带,你的裙子反了。”

“?!”

身后的女老师是什么表情和反应RG并不是很想要知道,放轻了脚步走进了B房后他很快就找到了4号床位,快步上前后撩开白色的床帘,金发的男孩就静静地躺在那里。

真是瘦啊……

RG眨了眨眼,在床边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虽说有点误打误撞但是也许他因为这个学生的事情稍微获得了一点假期,这点上还是要感谢他的不是?这么想着他再次伸出了手,打算帮DC拉一拉被子,但是手伸到一半,却忽然被握住了。

“……老师?”

冰冰冷冷的声音,某种意义上和他真是相似。

“你还好么?”

RG没有表情地转头过去,看到少年已经坐了起来,那双蓝绿色的眼睛没有任何波澜地盯着他的方向,也许是因为没有太多的情绪,这双眼睛看上去只是好看而已,没有太多的生气,像是仿制着宝石的玻璃品。他还抓着他的手。

RG尝试缩了缩手,露出一个也许老师应该露出的微笑,也许是因为他笑的太生硬了吧,DC放开了手,再次躺了下去。但是他的眼神依然没有离开,稍许有点无理地继续盯着他。

“老师,是你送我来的么?”

RG感觉DC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闪动了一下,他没有怎么在意,微微摇了摇头:

“不,是RS送你来的,他离开也是说回去帮你拿药。”

“是么。”

 

DC努力地挤出一点微笑,事实上之前的时候他就应该笑的,这是基本的礼貌,哪怕老师并不是送他来这边的,但是他现在也来看望他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一片白色的医务室里,躺在这张有点硬绷绷,散发着化学药水味道的床上,他忽然有点不想要笑。

RS还是那么傻乎乎的,虽说大概也只有他和爱莎觉得他傻。

心脏那边有点痛,但是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碍,这个病在小时候的时候才算得上是恶疾,现在其实已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威胁。他会难受其实大部分原因还是因为自己,想得太多,笑不起来,又怎么可能好呢?

刚才醒来的时候,他看不清老师的脸,模模糊糊地只能看到蓝色的发丝,那一瞬间他竟然觉得面前坐着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管家。太奇怪了,看到那个身影的瞬间他下意识就伸出了手,他总觉得他需要抓住他。从小到大他的直觉就很准,所以他就放手去做了。

但是现在看来也许他的确是病情严重到有点麻烦了。

竟然都开始出现幻觉。

DC摸了摸脸,再次抬头看向RG。现在的气氛有点尴尬,他也许需要说点什么。

“老师……?”

“嗯?”

秒答。他在等着我说话么?

“接下去几天,可以麻烦你帮我一个忙么?”


TBC.


原以为今天会继续写……没想到临时被调换了实验课结果还是没时间了。心累不修了……就保持初稿的样子吧……


 

 

评论
热度(2)

© pa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