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图老文堆放处,不会再更新,更新全在主号-沉沂】
是以前的博客的日志导入,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点赞和推荐了,真的想要标明欣赏的话请留言,我会很开心的。

【绘海】等待和邮递员

哒哒哒哒地,又会在中午的时刻响起的车轨的声音。夹杂在一堆的齿轮的咬合声中,有一个海未绝对不会听错的链条的声音。那是自行车的声音,远远地从镇子的西边往她的方位靠近。海未紧了紧手中的扫把,抿了抿嘴尝试做了一个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冷静一点。那个人就要到了,她不可以再在这里做无所谓的动作了,要想办法!

  她轻手轻脚地将扫把放在了墙角,然后提起了裙子快步往阁楼上跑去。她记得上次父亲回来的时候带来的裙子被她放在了最下面的抽屉里,她一直小心翼翼地保管着,就是为了在今天派上用场。跑过了狭窄又吱嘎作响的木走廊,穿过了一大杂乱无章的纸张,她终于到达了洒满了阳光的阁楼。但是同时,她也听到了楼下庭院门口自行车吱嘎一声停下的声音,紧接着是她的邮筒被咔吧一声打开的声音。她来了!她已经到了!天哪!但是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海未有点手慌脚乱地扑到抽屉前,急冲冲地翻找了起来。宽大的抽屉里堆满了一堆的丝绸物,那是她平时用来保护和遮盖那条裙子的,但是此刻,在这个时候,这些东西都成了绊脚石!也许是因为她找得太急了,动作也有点粗鲁了,导致这些布料都纠缠在了一起。为什么她没有在之前就换好裙子!明明知道是今天的,要是因为自己的害臊而错过了她会后悔一辈子的。

  她一边有点懊恼地自责着,一边继续翻找着。最后终于在听到楼下的脚步声往房子靠近的时候找到了她的目标,然后咬着牙红着脸快速换好了衣服。

  一切应该都没有问题了。海未按了按裙子上的褶皱,看了一眼楼下。她该下去了。然后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了那个邮递员清朗的呼喊声。

  “海未小姐——你今天在家么——”

  “啊——我在!绚濑小姐!请稍等一会!我马上下来!”

  海未瞥了一眼周围,视线在桌子上那堆白色的信纸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快速地移开开始下楼。

  飞奔到楼下的时候,迎面就是那个金发的邮递员笑意盈盈的脸。海未拨拉了一下裙子,再次抬头,发现那双蓝色的眸子似乎是在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她之前放置在玄关的花。

  这束花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一束再普通不过的玫瑰——

  海未有点漫不经心地想着,却在视线接触到那束花的时候忽然一个激灵。

  那是上个星期绚濑顺路带过来的玫瑰!她因为实在很在意而且想要看到所以才会把它放在玄关以便于她可以天天看到,也方便照顾着延长寿命。但是今天因为太紧张了,所以在打扫房间的时候完全就没有想到这束花……她干了什么啊!绚濑小姐她会怎么想啊!

  海未感到热度从耳尖泛起,然后一点点烧到了脸上,最后蔓延到了脖子根。她努力地张开嘴想要说点什么,为自己的行为伸张点什么,但是最后在对方那双泛着笑意的眼睛前退却了。她将自己的手合在一起,有点无意识地开始不停地绞动。

  “绚……绚濑小姐,这次喊我是有什么事情么?”

  其实并不是想要说这些的,但是真正每次面对着对方的脸的时候,原先打好的腹稿,练过的台词就再也说不出来了。一个一个从没有想过的词生硬地从口中蹦出,让海未只想要掐死自己。

  “我这次也给你带了点东西,我记得上次和你聊天的时候你说很喜欢海,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去看一次,所以我这次路过的时候特地去拍了一些照片。哦,对了,还顺带着给你带了一支向日葵。嗯,稍微有点大,所以被我放在外面了,另外因为我的拐带方式也许有点粗暴?它稍微……嗯,有点没有精神。”

  金发的邮递员耸了耸肩,自然地对她伸出了手。海未怔了一下,再次咬了咬唇,然后把自己的手交了出去,任由着对方把自己牵出了房间走到了庭院。

  “稍等一下?”

  她目送着邮递员走出了庭院,金色的马尾在阳光要发着光,一甩一甩地飘出了她的视线。

  也许她应该趁现在好好做下自己的思想工作,不要再因为慌乱和害羞乱了阵脚了。

  “海未小姐~”

  但是这次绚濑回来得特别快,也许浇个花的时间都没有吧,她就回来了。海未回头,看到对方肩膀上的确多了一棵耷拉着叶子的向日葵。

  “需要放在哪里?如果不方便的话需要我帮忙种下么?”

  金发邮递员蓝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她,海未感到自己有点点眩晕。她原本想要点头,但是最后却还是摇了摇手。

  “不,不用了。我自己也可以的。”

  因为是你送给我的东西啊……

  绚濑怔了怔,眼睛里飞快地闪过了什么情绪,但是因为太快和太紧张,海未并没有捕捉到。她依然略略偏开着脸,尝试让自己冷静下来。她虽然紧张,但是其实依然很清醒,所以才会懊恼和想要继续争取。绚濑看着她的神情,忽然放软了表情柔和了眉眼再次笑了起来。

  “海未……小姐。我很可怕么?”

  “啊……啊?!不!并没有!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海未有点不知所措,她下意识前进了几步,更加地靠近了绚濑一点。今天其实是也好天气,虽然有着太阳阳光却并不刺目,虽然有着风但是风并不喧嚣。海未的头发随着风微微地摇摆着,像是刚刚抽枝的杨柳,柔软得一塌糊涂。她的头发飘啊飘啊,最后有那么几簇飘到了绚濑的脸旁。绚濑垂下眼,微微低头,对上那个忐忑不安的少女的眼睛。

  “你知不知道,你的眼睛很好看?”

  “啊?”

  “每次看你的眼睛的时候,我都会有点动摇。它总是给我一种错觉,它总是像在对我告白。过来吧,喜欢我吧,这样地对我说着。”

  “!!它才不会说这种!这种事情!”

   海未涨红了脸,再次走近了几步,似乎是想要和绚濑争辩。那双琥珀色的,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会说话的眼睛也这么地慢慢地更加靠近了绚濑。这也许真的是一块琥珀吧,但是这位名为绚濑绘里的邮递员对这种树汁形成的宝石并不是很了解,所以她此刻说不出什么话来形容她的心情,只能慢慢地伸出了手,抚上了蓝发少女发红的脸庞。

  “你知道,我为什么还会来这里么?其实上个月开始我就已经不负责这块区域了。”

  她看着蓝发少女因为她的动作而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又脸红着挪了回来,再次弯了弯嘴角。

  “我喜欢你。”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海未完全地呆住了。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绚濑在她面前嘴巴一张一合,整个人宛如被胶水粘住了一般一动不动。对方的话让她熏晕,她觉得也许在一瞬间心脏都停止了跳动,她差点喘不过来气。但是缓过神之后,急速加快的心脏已经变成了催促的鼓声,让她一气呵成地也喊出了酝酿了许久的告白。

“我!我很高兴!因为我也喜欢你!”

评论(1)
热度(3)

© pa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