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图老文堆放处,不会再更新,更新全在主号-沉沂】
是以前的博客的日志导入,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点赞和推荐了,真的想要标明欣赏的话请留言,我会很开心的。

逐风者片段乱打

只是自嗨的片段,被敌人打到以后的看到的幻象,又或者是真的x各自理解就好了。

----------------------------------------------------------------------------

 

“所以你又是谁呢?”

 

有那么一种说法,在死亡的时候,会看到幻觉。除了走马灯这种,还有类似于看到了天堂的瞬间这种说法。

 

黑发的少年叭眨了了一下眼睛,看着世界慢慢的旋转着,最后随着灰尘的扬起他也彻底倒到了地上。他已经看不清对面的人了,也许是因为太痛了,所以什么知觉都消失了。

【噗,所以啊……这又是什么啊?】

颠倒的世界的渐变着,模糊着,最后在那地平线的彼端,一个蓝色的幻影若隐若现。看着像是一栋白色的碑石建筑物,整个形状修长而神秘。少年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这个形状会让他觉得有一种奇怪的心悦的感觉,但是在他将脸贴在地面,用余光瞥到那个建筑的时候,他确确实实感受到了身体开始变得轻松起来。

【……】

他试着活动了一下手指,发现原来疲累到已经无法动弹的手指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灵活。

“嘿。”

下意识地笑一笑以后,也成功地发出了声音,他带着有点不敢置信和新奇的眼神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现在的状态好得他觉得之前的打斗和受伤只是一场梦。但是当他把视线移到自己的身上的时候这个猜测就很快被推翻了。

白色的围巾断了半截,之所以还挂在脖子上是因为衣服也破了一半,和衣服在他滚动奔跑的时候不知不觉缠绕到了一起,裤子下半截也全烂了,鞋子也没有幸免,一只没了鞋底,一只则是前面破了洞。

“啧啧。”

少年嘟了嘟嘴,摸了摸鼻子地踢了踢鞋,最后选择弯下了腰脱下了它。

这种状态有还不如没有呢。

带着笑意踢远了鞋子,他环了环脖子上的围巾快步向蓝色的影子跑去。赤裸的脚直接踩在地面上,白色的沙子随着那股子力道的落地扬起。风出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透明的风围绕在了他的身边,紧贴着肌肤,欢呼雀跃着。

“啊啊,这就是你们的告白么?”

少年回头,看着自己白色的围巾扬了起来。

“我也……最喜欢你们了!”

评论
热度(1)

© pa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