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图老文堆放处,不会再更新,更新全在主号-沉沂】
是以前的博客的日志导入,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点赞和推荐了,真的想要标明欣赏的话请留言,我会很开心的。

【金凯】坏女孩

“凯莉!凯莉你看我买了什么?!”
喋喋不休的,来自某只大型的金毛犬的聒噪。
凯莉咬了咬嘴里的糖,在听到清脆的一声碎裂声以后回头看他。
“什么东西啊?要是还是无聊的东西我就把你扔到悬崖下面去哦,金。”
她听到自己把对方的名字拖的长长长长,透出一股子奇妙的甜蜜的味道。这本来并没有什么,她之前也一向是这么喊他的。然而在这一刻却不是这样了。她的声音让她自己感到了焦躁,原本还打算应付一下对方的心情也瞬间消散地七七八八,凯莉现在不想再看到对方那张蠢脸了,没有理由。
“凯莉?!你为什么不理我啊?!”
聒噪。
蠢的可以。
但是她却总是和他重复着这些循环,糟透了。
金发的少年并没有因为她的冷淡而感到失落或者因此放弃,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被这么对待,依然张大着他那双蓝色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但是也只是看着而已。他一直是个意外地在这方面会变得格外敏锐而不是变得更加愚蠢的混蛋,直觉在一些微妙的地方出奇准确,智商在一些没用的地方忽然拔高。
凯莉感觉心口闷得出奇,到了有点喘不过气的地步。她扬了扬头拨了拨头发,伸出手在金额头弹了一下。
“因为你蠢。”
“欸!?痛痛痛痛!!凯莉你干什么啊?!”
身体上直接的痛感比什么都直接和刺激,金在第二次弹额头之前下意识地抓住了凯莉的手。少年的体温透过指尖一点一点透过来,烫的凯莉只想要甩开。
“放手!”
“凯莉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啊?是身体不舒服么?”
凯莉面无表情地看着金在她的喊话下爽快地松开了手,心中的烦躁越来越清晰,特别是那双蓝色眼睛纠缠不休的时候。
“金,你为什么还要缠着我?已经确定我不是朋友了吧?”
啧,碰到他她就总是会莫名心血来潮,做各种不符合平常性格的事情,自己都不像自己了。明明就应该走了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留了下来。
“虽说凯莉你是这么说的,但是凯莉你果然不是坏人。上次也帮了我和紫堂还有格瑞不是么!”
逻辑神奇,简单的单细胞生物也不会那么蠢,对你好又不代表就不是坏人了。
嘎呲嘎呲地恶狠狠地咬掉了口袋里所有的糖,凯莉伸了伸手喊出了新月轮。
“那么这次友好交流就到这为止了,拜拜了金。”
但是飞起的瞬间那道金色却是忽然扑了上来,把她从月亮上狠狠地拽了下来,然后用种像是母鸡护着小鸡一样幼稚可笑的姿势在地上打滚了几圈。凯莉被动看着世界不停地旋转着,金色的发丝在眼前飘啊飘啊,像是挑衅一样的在她越烦躁的时候就越是颜色好看得出奇。
破稻草。
她下次果然还是离这个傻瓜远一点吧,感觉自己都变傻了。
滚动在一个缓和一点的坡那边停止了,停下的时候凯莉被金抱在上面,全身上下乱糟糟的,头发上衣服上也都沾满了杂草。狼狈地像个普普通通的十几岁的孩子。
“凯莉!!你没事吧?!”
身下的少年毛毛躁躁地抹了一把脸,毫无形象地想要坐起来,然而又被她一把用力地按了下去。
“额呜呜呜呜,凯,凯莉你干嘛?”
凯莉一手按住了金,一手扯起了金的脸,少年的脸很软,扯起来手感上佳,也算是抚慰了一点她烦躁的心情。在肆意地将手下的脸变换了好几个鬼脸以后凯莉停下了手,拍了拍从刚才就开始面无表情装死的金。
“怎么样,我还是好人么?”

“诶?”

金呆了一秒,然后脱口而出:

“凯莉你是个好人。”

“是么……”

凯莉感觉到脑门处似乎隐隐约约地有个井字跳了起来,有点扭曲地笑了几下以后她再次恶狠狠地将偷瞄着她想要爬起来的金按了下去,然后顺着姿势俯身了下去。

“凯莉?”

不知好歹的大型犬因为她的靠近有点不知所措,她的发丝垂了下去扫在他的脸上,这似乎让他有点痒,好几次想要笑却又忍住了,他所谓的直觉好像又发作了呢,这次是有察觉到所谓的危险了么?

凯莉摸了摸金的脸,带着笑意靠近了他,在他下意识地闭上眼睛以后吻了他的眼睛。

“再有下次,就不是这个位置了。”

 

 

评论(5)
热度(2)

© past | Powered by LOFTER